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>>太阳gg登录

公司资讯

行业动态

常见问题

同花顺“快查”推出汽车投诉排行:宾利、理想、威马、小鹏、蔚来居前

发布日期:2022-07-31 18:03:32浏览次数:6

  同花顺“快查”推出汽车投诉排行:宾利、理想、威马、小鹏、蔚来居前同花顺旗下“快查”推出的“2022年上半年汽车品牌投诉指数排行榜”显示,宾利的投诉指数为51.63,在投诉排行榜位居首位;理想、威马、小鹏的投诉指数分别为43.57、40.36、32.81,分列二至四位,蔚来、零跑紧随其后。

  “2022年上半年汽车品牌投诉指数排行榜”的数据还表明,相较于燃油车,新能源汽车的投诉指数更高:排名前十的车企中,有六家新能源车企。

  榜单表明,丰田、宝马在内的日系、德系老牌车企上半年投诉指数较低。同时,也有国产车表现亮眼:哈弗的投诉指数仅为0.93,位居榜单末位,相对应的,今年上半年哈弗的销售量为288903辆。

  “快查”是同花顺旗下的企业信息深度查询和各类商业数据查询平台。据其负责人介绍,“快查”指数研发团队根据汽车品牌的召回数量、投诉数量、相关舆情、法律纠纷等多个维度的大数据,综合计算得出了这一投诉指数。31个国内在售的汽车品牌被列入统计。

  “快查”发现,消费者投诉的主要是“系统问题召回”“虚假宣传”“减配”“提不到车”等问题。

  “快查”数据还显示,在消费者维权相关新闻数量最多的前十个品牌中,大众以5132件位列第一,现代和理想分列第二、第三,被称为头部“新势力”的“蔚小理”(蔚来、小鹏、理想)全数上榜。

  随着供应链问题逐渐缓解,各地补贴政策层出不穷,近期国内车市可谓相当火热。

  乘联会数据显示,2022年6月乘用车市场零售达到194.3万辆,同比增长22.6%,环比增长43.5%,6月零售环比增速处于近6年同期历史最高值。其中6月新能源乘用车零售销量达到53.2万辆,同比增长130.8%,环比增长47.6%,新能源车国内零售渗透率27.4%,较2021年6月14.6%的渗透率提升12.8个百分点。

  然而,在车辆销量增长的同时,消费者遇到的销售套路也在增加。此外,随着新能源汽车的不断普及,新的售后问题也接二连三地出现。

 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认为:“‘新势力’品牌要想走向更大的市场,首先要保障质量,这要靠质量保证体系;其次要做好服务,完善对用户的保障体系,加强客户服务,第一时间解决问题。”

  对于质量问题,召回是车企防范于未然的主要手段,但大规模的召回背后也反映了部分品控问题。

  根据“快查”的统计数据,今年上半年,国内共召回254.46万辆乘用车,其中五菱以60.97万辆位居第一,丰田以48.2万位居第二,奥迪以46.5万辆位居第三,其他车企召回数均小于30万辆,其中特斯拉、奔驰、现代召回超过20万辆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随着乘用车的智能化,越来越多的召回通过OTA(汽车远程升级)方式进行。以系统升级最为频繁的特斯拉为例,今年共召回275809辆汽车,均采用OTA方式进行召回——

  在特斯拉最近一次召回中,部分车辆在准备直流快速充电时或在直流快速充电期间,信息娱乐系统的中央处理器可能没有充分冷却,导致中央处理器运行速度减慢及中央触摸显示屏显示迟钝,严重时中央处理器可能重启从而造成显示屏无法显示。上述故障发生时,倒车影像、风挡(除霜、除雾及雨刮)功能的设置、驾驶档位显示和指示灯等将无法正常使用,极端情况下会增加车辆发生碰撞事故的风险,存在安全隐患。

  在OTA之后,升级后的车辆在准备直流快速充电时或在直流快速充电期间,将会缓解中央处理器温度的上升,以防止其运行速度减慢或重启的情况发生。对于无法通过汽车远程升级(OTA)技术实施召回的车辆,特斯拉将联系相关用户,为车辆免费升级软件,以消除安全隐患。

  事实上,并非所有问题车企都能提前发现,不少维权事件通过网络与媒体传播,最终才使得车企给出解决方案。

  记者发现,相较于传统汽车品牌,在“新势力”的相关新闻中,交付难、减配成为了新的关键词。在这背后,一是产量与订单数量的错配,二则是车企在追求收入时忽视了消费者的声音。

  据银柿财经此前报道,去年曾有多位小鹏车主联合发布声明表示,小鹏汽车未能在承诺的时间内启动交付,侵害了消费者权益,要求小鹏告知原因,并对已逾期的车主给予合理的经济赔偿。

  该份声明指出,车主们于去年9月至11月通过小鹏汽车APP预订480N版本、480E版本车型时,显示的预计交付时间为6周~8周;9月30日上市并接受预订的480G版本车型,显示预计交付时间为11月。而到了12月,交付时间逾期或即将逾期,却没有一位480车型车主(以下简称480车主)配车成功。

  在舆论发酵之后,小鹏方面回应称,由于受疫情影响,行业面临着磷酸铁锂电池供给的极度紧张,也给小鹏P7480E/N车型的生产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,造成了480车型订单无法在下定时的预计交付周期内及时交付,同时给出继续等待提车、改配其他车型、无忧退订三种应对方案。

  类似的剧情也在理想汽车上演。去年10月份,在行业整体缺芯的情况下,理想汽车给出了提前交付“减配版”的方案。先交付三雷达版本的车型,剩余后续补齐,并给予车主终身质保和1万分理想积分,但若坚持等待五雷达版本,则需要额外等待时间。

  有用户通过媒体表示,这一方案实质是牺牲掉一批消费者的权益,每辆车扣两颗雷达,确保最大交付量。本来企业遇到困难无可厚非,但是等到车快要交付的期限到了才沟通,确实没把消费者放在眼里。

  就此,北京中伦文德(杭州)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森律师告诉记者,“车企如果向消费者约定交付期间而未能交付的,肯定构成违约。《民法典》第六百零一条规定,出卖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交付标的物。在车企违约的情况下,他们应当承担继续履行、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。”

  由此可见,“新势力”品牌在追求汽车的极致技术体验之外,谁能够搭建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,切实提升消费者的买车、用车体验,谁才可能在竞争极其激烈的汽车市场上占据领先的地位。

  《小鹏 P7480 车型延期交付 “鹏友”维权中遭受冷遇 “购车热情消磨殆尽” 》

  《理想汽车出“减配版”遭质疑,大家都缺“芯” , “理小蔚”为何只有理想掉队?》

  蔡嵩松、冯明远等还是吸金王,全市场18只权益基金份额增超10亿份,有“迷你基”竟从千万一跃至40亿